生命周刊——恐艾症

    见习记者 陈晓丽

比艾滋病本身更可怕

“恐艾症比艾滋病本身更加可怕。”济南市市中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科科长李辉表示,“有的恐艾症患者来我们这里咨询,检测结果显示没有感染病毒。还是不放心,我们苦口婆心地劝一上午都没什么成效,甚至连孩子在自己床上躺了一下都担心会传染给孩子。”

据专家介绍,恐艾症也叫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怀疑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或者非常害怕感染艾滋病并有洁癖等强迫症表现,表现出精神抑郁、情绪变化多端、严重失眠、对周围事物淡漠、体重下降和周身不适等反应,人因长期的精神心理压力过大,会产生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继而产生一系列症状。

“恐艾的人分很多种,有些是有过实质的高危性行为的,还有些是由于强迫性的观念”。例如,接触过钱币、公共厕所的门把手等卫生条件相对较差的物品,在医院进行创伤性手术、献血、外伤、在酒店住宿等,都会使一些人怀疑自己感染了艾滋病。

“我接待过不少恐艾者,每个月都能有三四个。”济南心理卫生协会副会长张洪涛告诉记者,“这种不确定性往往更加让人恐惧,如果这个人已经确诊感染艾滋病了,反倒就没那么恐惧了。”有新闻曾报道,一小伙在一次高危性行为后,因为极度担心和恐惧,4个月内做了9次艾滋病检测。

“恐艾者也有一些已经感染艾滋病,自身却无法面对的人。”济南市历下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防治科科长陈超表示,“他们虽然知道自己有艾滋病,却因为种种原因不愿积极治疗,最后自暴自弃。”

“一些人来我们这里做检测,留下的却是假信息,出来结果后就找不到人了”,面对这种情况,陈超也颇为无奈,“为了能够让感染者尽早治疗,工作人员只能在保护其隐私的前提下尽量寻找。其实不经本人同意,即使父母等家属前来询问,我们也不会告知任何信息,包括是否来做过检测。”陈超说。 

(下转B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