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贾延昭:小案不小,要为群众把事做细

贾延昭局长在接听热线电话。 本报记者 张中 摄

贾延昭局长在接听热线电话。 本报记者 张中 摄

“在民警眼中可能是件小事,在群众心里可能就是件大事。”打造“亲民警务”品牌三年来,贾延昭局长深有感触:“亲民警务”就要更加贴近百姓关心的身边事、具体事。

一枚小书钉

群众大心病

2010年开始,作为“十大亲民主题行动”之一,历下分局各单位开展了“微笑窗口”的创建活动。可2011年2月,市民周女士的“较真”却让智远派出所的户籍警张玲犯了愁。

原来,市民落户需提交相应的原件、复印件。因怕丢失,民警审核时一般会将各原件统一装订,“可周女士却认为像结婚证这类有纪念意义的证件上出现俩订书钉洞,让人很难接受”。

“一直以来,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也没人觉得不妥。”户籍警张玲有着近十年的窗口经验。可一转念,她又觉得周女士说得有道理,像结婚证这类有意义的证件,换成她也不愿被损坏。

周女士的意见也引起了分局户政部门的重视,不到一个月辖区各窗口也增加了一条便民措施:对原件审核不再采用装订的方式,而是装进了提前准备好的文件袋中,“实施后,来办理的市民都说我们细心、想得周到”。

“落户后,针对婴儿、学子、士兵或外地打工者等,都会获赠相应的祝福卡、励志卡、荣誉卡和欢迎卡。”贾延昭说,分局各服务窗口还相继开展了延时服务、上门服务等活动,“下一步,我们还要根据市民诉求,进一步把服务精细化”。

一句小牢骚

藏着大文章

2013年10月,历下分局完成了辖区90个社区警务室的改造提升工程,在全省率先实现了分局、派出所、社区警务室的三级可视对讲和实时监控。

“这样,既能实现警务工作前移,将社区警务室打造成群众家门口的派出所。”贾延昭局长介绍,“同时,也可以加强对社区民警的监督,让他们沉下身子扑在社区。”

2012年初,科院路派出所社区民警张琳在千佛山医院走访时,听到一名实习护士抱怨“最近宿舍老少东西”。

尽管都是几块甚至几十块钱“大小”,但民警张琳却留了个心眼。找寻当事人、调取监控录像,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游走在职工宿舍更衣间的男子,“不仅千佛山,他还去过省立医院”。

结果,当该男子返回再伸贼手时,被早已守候多时的张琳和同事抓了个正着。

“如果没有民警的前期工作,即使嫌疑人被抓现行,他也会因案值小而仅受到治安处罚;而张琳的努力最终为辖区单位、居民消除了隐患。”贾延昭说,分局“亲民警务”提出“社区没有警务非警务,只有服务加服务”的理念,就是为了不断引导社区民警‘把亲民养成习惯’”。

一个小案件

牵出大案犯

打击犯罪,一直是公安机关的主业。除了“快破大案”外,历下分局还提出了“多破小案、准确办案”的要求,并针对“街面抢劫抢夺、入室盗窃、扒窃、电信诈骗”等六类侵财型案件开展专项打击。

2013年2月23日清晨,文化东路派出所民警杨军刚要下班,却接到辖区朱女士的报警求助:家中被盗。

一番调查了解后,虽已是下班时间,但杨军仍顾不上休息,与朱女士一起再度返回现场,并有了新发现,“宿舍院附近有一处监控,出入人员一目了然”。

通过监控,杨军和同事发现朱女士的邻居张某十分可疑:张某面对民警称,自己昨天下午出去深夜才回。可实际上,他不仅下午回了家,还“空手进院,拎包出去的”。

2月25日,民警杨军和同事将张某抓获。果然,他就是盗窃朱女士家的那名窃贼。

抓获张某后,杨军又及时采集了其DNA、指纹上传。而今年7月份,安徽蚌埠警方经DNA比对确实,张某系当地2009年一起抢劫强奸杀人案的嫌犯。

“像盗窃电动车、扒窃等小案看似案值不大,却严重影响辖区群众的安全感、满意度。”贾延昭说,为此,分局专门开展了“小案零容忍”行动,建立了“有案必立、现场必勘、余罪必审、赃物必追等“十个必须”机制,“从去年开始至今,街面两抢、扒窃、入室盗窃等侵财类案件发案出现了明显下降;但像盗窃电动车、电信诈骗等仍多发,我们也在多方调研、加大打击力度。”

“通过亲民警务品牌的打造,分局形成了一系列的措施,让民警明白了‘做什么,怎么做’。”贾延昭说,下一步,亲民警务的目标就是从粗放型走向精细化,即破案、执法、为民服务等更加细致,“换句话说,就是要更加贴近百姓关心的身边事、具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