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B站跨年晚会主创团队:不用流量明星,也一样能火

B站在今天不是新潮而是主流。原因是之前一群玩游戏、看动漫的人,逐渐获得了这个社会的话语权。现在,B站的粉丝有一个特点,中老年人在追时尚,而年轻人在怀旧。

作者 | 周欣

12月31日当晚,B站举办“2019最美的夜”跨年晚会,在一众卫视的跨年晚会中脱颖而出,股价两日暴涨超18%。

(图片来自 Tiger Trade)

《锐问》采访到晚会的主创团队及业内人士,以下是专访内容:

“B站用户好像真的是,天生正能量”

晚会执行总导演 马楠

1、B站是什么时候找到你们,沟通想法的?

今年10月,接到B站的需求,开始策划全网第一台跨年晚会。

坦白讲,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摸不着脉络,所以第一次提案被pass了。再次提出用交响乐来打底做一场跨年晚会的创意时,双方一拍即合。然后,我们基本没再睡好过,就是死磕。

2、你们给B站提出的核心创意,是“以交响乐为核心的音乐会”?怎么用一句话去描述这个创意?

我们希望音乐可视化,好音乐要听得见,也要看得到。

当时是有很多担心的,年轻人会以怎样的心情看一场交响音乐会?甚至,会不会睡着?

3、后来是怎么说服自己说服别人的?

首先我们坚信,它是个好东西,换个角度看其实也很B站。其次是落地难度。幸运的是,B站认可我们的创意,为他们的魄力点赞。

在策划过程中,够不够B站也是重要的标准,包括“最后的夜”这个听起来很不“晚会”的名字,和星繁、月升、日落这三大并不传统的篇章概念。

但是它很B站,有内味儿。

4、你们当时希望传递的,是一种怎样的气质?

我们希望它有新年音乐会的氛围,但没想把它往大盛典方向靠。

音乐会,奠定了它的气质,是很儒雅的,满载情怀的。

5、为什么是音乐这个单一形式?

首先,我们不具备超级流量阵容这样的砝码,但换个角度,我们的每一位嘉宾,都是站内的流量担当。

我们看完站内的数据分析,才提出的这个创意的想法,简单来说,就是“让音乐可视化”,而在这其中,交响乐既猎奇,又足够包容。

6、为B站做这样一台晚会,对你们来说主要挑战在哪里?

首先是对站内超级up主的了解不够深,比如v叔到底因为什么梗而火?中国队夺冠后,英雄联盟玩家最想看到什么?这些都是基于b站的数据和我们的调研。

然后是经典IP节目的创意。比如《哈利波特》《魔兽世界》《权力游戏》等世界级经典符号,如何在我们的舞台上展现?既要让资深玩家汗毛竖起,又要有创新,而不是一味的展示,都很容易头秃。

再就是技术上的难度。为了让舞台更视觉化,宫导提出了在影棚录制的建议,一是为了更聚气,更适合音乐会的声场条件。其次是比体育场馆录制多一些可以实现的舞台特效。

7、我印象挺深的,周深唱日语版《千与千寻》,不知道你们是先选的周深,还是先选的歌曲?

排名不分先后,因为站内火爆的歌手和内容高度吻合的双重考量下,周深无疑是头号选择。

包括很多表演嘉宾,都来自于站内热追的内容。

8、你们其实还有一些比较中国风的,宣传正能量价值观的东西,是为了平衡吗?

我们确实发现,B站很多up主就是喜欢国风音乐,我们也被他们感染到。

B站用户好像真的是,天生正能量。我觉得这是这一代年轻人最了不起的地方,他们热血,向上,中二。

尤其泡B站的人,都是高燃选手,没啥时间颓废。

9、其实大家对B站是有一些不够了解的地方的。

我觉得是。你看大家对《钢铁洪流》这么感冒,我们也有意外,但你只要去看了,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印象很深,昨天晚上我做后期素材整理,半夜3点还有7万人一起在回看晚会。然后弹幕上写着他们在报到,哪个大学来报到,1号来报到,5号来报到。

我觉得我们不太会做这样的事情,就很可爱很中二。挺感动的,莫名很多人跟你一起做一件事,这是他们的凝聚力。

10、是不是做完这期节目,对你自己本身也有一些理念上的改变或冲击?

首先我肯定是比较敬佩这些年轻人。

导演组里很多是B站资深用户,跟我介绍站内某一个节目的时候,她会举起小拳头,好像喊口号一样的燃。就是这种动作都会让你觉得热血,上头。B站无论哪个区,都有这样的小孩。

所以做完节目对他们其实是挺敬佩的。他们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很坚持,别人爱喜欢不喜欢。我们做自己可能是说服自己,他们是真的喜欢。包括正能量,也是很由内而外的表达。

11、我觉得你们这个节目做的,其实还蛮有文化的。

首先它是B站的晚会,他们有很多自己可以用的砝码。

这些在我们以前看来是缺点,每个区和每个区的人互相勾连不大,无法融合破圈,但放在舞台上,反倒挺有感觉的。

12、想到一个词“守正出奇”,感觉还挺适合它们的。最后一个问题,这个晚会跟你们设想的初衷有一致吗?还是说有不一样的地方?

肯定有不一样。

我们一开始是希望能更交响乐化的,但这个过程中,我们在越来越了解b站用户的同时,想法和创意都会随之改变。

肯定也是经历了万水千山,最后才呈现出这样一个结果。

“可能我们更多是,打了一种情怀的东西。

晚会音乐总监 赵兆

1、最早您是怎么被B站说服,来参加这次晚会的?

导演组发出邀请之后,我第一反应是非常惊喜的。

我们做过各种类型的节目。但说实话,能做一场这样的交响音乐会,有这样的经典IP包括一些艺人的加入,再加上交响乐可视化的概念,对我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

当然,也比较有挑战,但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2、挑战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电声乐队加上大合唱,加起来100多人。把这么多乐手和音乐人凑在这个舞台上,本身就很不容易。包括现场的收音、扩声、兼听,没有一个环节不是挑战。

从编配、写谱,到demo,排练、演出,这整个庞大的系统,对职业音乐人来说,也都是不多见的。我印象中可能有过比较大的一次,应该是崔健老师在工体的一次演出。

3、你们和导演组花了多长时间磨合?

两三个月前就开始磨合了。时间非常紧凑。

刚开始的很多创意,真的是天马行空。星球大战,卡路里,碟中谍,甚至我们想到漫威。因为我们想找到大家最有共鸣的IP,通过庞大的交响乐队和舞美灯光,一起呈现出来,给大家一个极致的享受。

但往往会卡在一些版权问题上,比如星球大战的帝国进行曲等等。所以有时候只能做一些妥协,但我们尽量去做到最好。

大家现在看到11分钟,很长,但这是精华版。三个层次,第一层,十面埋伏和沧海一声笑这种类型,让大家感受到国风的魅力;第二层,我们通过世界音乐,一些经典的神曲IP,来做一些演绎;最后,再回到教父这样的经典,达到整个音乐会的高潮。

4、你们希望展现的,我理解其实是一种经典跟现代的结合,再用交响乐可视化的形式表现出来?

像魔兽世界,权力的游戏,可能也做过这种类型的演出,更多会是一个交响乐的状态。

但我想说的是,这些在国内做,可能真的没办法做到那么极致。我们之前还停留在交响乐,大家只是聆听的状态;但这次,我们配合了视频、灯光、舞蹈、电声,要比纯粹的古典交响乐丰富立体很多。

5、之前预想过会火吗?

过去大家认为有各种流量明星在就会不错。但我觉得,经典IP同样有着巨大的力量。

可能我们更多是打了一种,情怀的东西。当你听起哈利波特,听起魔兽世界,那些经典音乐的时候,你的心理状态是不一样的。

说实话,作为一个音乐人,我自己是很嗨的。可我跟导演组沟通过,我其实也一直在犹豫,这能行吗?你想在舞台上火的,吴亦凡肯定没问题,对吧?但是交响乐,没有对白、没有歌、没有词,能撑得住吗?11分钟。这是我一直在担心的事情。

但是我真的没想到,最后大家还能喜欢。我们都觉得这是特别好的一件事,而且能弘扬中国文化,对于音乐人来说,也是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方锦龙&赵兆 11分钟视频)

6、扬眉吐气,怎么理解这句话?

我觉得我们可以站在跨年舞台上能被大家喜欢,这已经扬眉吐气了。

交响乐在当下可能不是主流音乐,但曾经在欧洲可是流行音乐。我们最早学习音乐可能也都是从古典音乐开始的,如今和流行音乐,民族音乐等等结合一起,还能让当下年轻人找到共鸣,感受到它的力量,这是很美好的事。

尤其像我们自己,就经常会被一些音乐击中。它是一种人心里的东西,你只要把它展现出来了,就没办法去控制它。你也无法用语言,逻辑或者其他任何一种框架来框住它。它是跨国界,跨感情的。

我觉得如果能通过这个节目,把大家对音乐的喜爱、把这种热潮带起来,可能会是更有意义的事情。

7、通过这次合作,你对B站又多了哪些了解?

B站上有音乐组,有意思的鬼畜视频,还有些up主教学类的视频等等,我觉得他们对音乐,艺术和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愿意动脑筋,发挥创意,做学习研究的,用户整体素质感觉挺高的。

8、一个朋友认为,B站晚会这个时间火,和时代趋势有关。大家现在更追求个性化,所谓的主流也不是主流了。你怎么看?

我觉得个性化的东西是肯定会存在的,无论音乐还是其他艺术,它的分支都会越来越细。

有人喜欢交响乐,有人喜欢爵士乐,年轻人都是越来越聪明,听的东西越来越多的。我觉得确实是,如果一味的去喂他们一样东西吃,他们也会觉得乏味,对吧?他们还是想找到最属于自己的那个点。

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像我们的交响乐形式,也只是其中一步而已,并不是说未来它一定能做成什么样,但我觉得有一票观众能喜欢,能抓住这一票观众,让大家有更多兴趣来听这样的音乐,为了这个音乐来学琴或者练习,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事。

B站在今天,已经是主流?

用户A:

“我觉得B站算一个起步,因为它没有办大型晚会的经验,而其他四大其实都有很多经验,且投入成本更大。所以B站是‘录播+修音’的模式,对屏幕前的观众更友好,但缺点是和平时看视频没什么区别了。

几大卫视是直播的,湖南台的投入最大一些,从舞台视觉到音乐效果都相对好一些,江苏台是直通的全开麦真唱,虽然很多歌手车祸了,但越来越多人会喜欢这种真实的感觉。浙江台、东方台和北京台的场面和咖位不够大,撑不太起来,只是一般水平。这样比起来,B站反而从整体效果上不输给这些卫视。

平心而论,B站在大晚会上刚开始起步,因为现在的技术条件比多年前提升了不少,所以让B站起步就可以够得较高。但未来要真的做直播,还要融入B站的文化,会有更多挑战。”

用户B:

“从表演者来看,B站与其他卫视最大的区别就是,表演者都是B站的up主和艺人,或者是跟B站有很多渊源的人,他们不都是大众所知的流量明星却都是在B站各个版块出彩的人,表演的节目也是非常明确是针对广大B站用户的,能勾起很多美好的回忆激起很多共鸣,而且很多节目都带有正能量,点赞!”

某大V:

“我们经常把新潮和主流混淆了,B站在今天不是新潮而是主流。原因是之前一群玩游戏、看动漫的人,逐渐获得了这个社会的话语权。反而四大电视台不断地在追求所谓的潮流,流量明星。

现在,B站的粉丝有一个特点,中老年人在追时尚,而年轻人在怀旧。以魔兽世界为代表的游戏文化,正在成为主流,这就像2000年前后,金庸小说成为主流文化。

在之前,金庸小说一直是边缘文化,那个时候看武侠小说叫不好好学习。而现在,金庸成为宣扬传统文化一个很重要的标签,在华人文化圈是神一般的存在。归根结底,就是从小看金庸武侠的一群人长大了。而今天,拥有话语权的是玩魔兽长大的一群人。”

行业观察者:

“我认为这个时代已经不存在所谓的大众文化了。也很难用单纯流量的标准去判断那个标准。

即便是抖音上最火的歌,快手上最火的视频,全中国也有80%以上的人没看过,因为这个国家太大了。

这就是一个现实情况。你只要抓住你核心用户的体验就可以,我觉得这是B站晚会给大家最基本的一个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