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战“疫”姐妹花:我们都是单身,愿意留下

图为:为医学观察对象送盒饭 陈胡南 摄

(抗击新冠肺炎)95后战“疫”姐妹花:我们都是单身,愿意留下

中新网台州2月8日电(记者 范宇斌 通讯员 陈胡南)近日,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工人西路上的集中医学观察站一楼,送餐人员将60份快餐放到桌子上后便迅速离开。两名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当起了送餐员,提着快餐一个个房间敲门送给医学观察人员,这一趟大约需要四十分钟。

记者了解到,这两人都是椒江区白云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24岁的王铈慧是一名中西医结合医生,家在温岭;22岁的连梦洁是一名护士,家在临海。

图为:“95后”战“疫”姐妹花工作场景 陈胡南 摄

正月初一,她们接到该中心主任王伟波的电话,通知她们到医学观察站来上班,参与防疫工作。两人二话没说,放下电话后,直接打的赶到医学观察站。

谁知疫情超出了人们的想像,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四两人在医学观察站已经连续工作了14天。该医学观察站是临时征用的一个酒店,是椒江区最先启动的站点,24小时开放接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密切接触者,最多时收治住了69人,期间陆续有9人解除了医学观察。

两人的主要工作是包括每天早晚两次为医学观察人员测体温量和其他疾病的诊治,并作好记录。另外还有一天三餐的送餐服务,碰到医学观察对象有什么生活上的需要,比如买药、生活用品等,需要联系后勤人员帮助购买。头两天,由于酒店没有保洁员,两人还要兼职做好医疗废物和生活垃圾的清理,既当医务人员,又当服务员。

除了外围后勤人员和民警外,警界线内60名医学观察对象的医学服务和送餐服务,全靠两名“95后”女子。送一次餐加量体温大约需要一个小时,每天步行上万步。

有时候半夜还会遇到突发情况,比如1月29日凌晨2点,一个小孩因发烧引起支气管炎,要立即送到医院就诊,她们得立即跑起来去处理。

有时医学观察人员和家属不理解,会产生抵触情绪,她们还要对他们开展健康教育和心理疏导。比如一家长担心孩子做CT检查会影响身体,她们就要做好解释工作。“刚开始大家都有点紧张,但是随着我们每天与他们接触、沟通,时间一长,大家都没有了恐惧感,普遍比较乐观。”王铈慧说。

图为:“95后”战“疫”姐妹花 陈胡南 摄

医学观察站人员多,防护工作要求严,她们每天要换三套防护服,而一套防护服的价格比较贵。为了减少如厕更换防护服的频率,她们基本上白天不喝水,尽量憋着不上厕所。防护服密不透风,穿上后身体便发热,记者在跟随她们上下楼梯送餐一趟的时间,便已捂出了一身汗。一天下来,她们的衣服不知道要湿几回。

连续十四天与医学观察人员吃住一起,不能离开,精神压力可想而知。当听到“隔离”二字时,一般人都感到毛骨悚然,作为医护人员的她们也不例外。记者问她们:“有没有害怕过,担心自己一不小也被感染了?”“刚开始来时确实挺害怕的,但是当穿上这套防护服时,就不觉得害怕了。”毕业才一年的连梦洁露出了青涩的微笑。

隔离不隔爱,战“疫”不孤单。两人并不是孤军作战,椒江区卫计局的领导和同事们也给予了她们最大的支持,经常到站里来询问情况、了解她们的精神状况,同事沈洁担心她们快餐吃多了不习惯,还特意烧了海鲜送来……

疫情面前,职业的使命感和来自“家人”的关爱,更加坚定了她们坚守的决心。当中心领导提出,如果觉得累了,可以派人来轮换时,两位“95后”战“疫”姐妹花笑着说:“我们都是单身,无牵无挂,我们愿意留下。”(完)